无限近似于透明的蓝

春末的五月,成都的天气依旧是十分调皮。用这个题目做标题,也是最近在读的一本书。

最近也思考的比较多,关于对事物的理解有了更立体的认识。我也没有想象过,一些观念也会被新的观念冲破,在被冲击的毫无体肤之后我便开始思考,什么才是一个可持续发展的状态呢。

还记得去年年末的时候比较迷法医秦明,由此而产生联想,法医不就是服装设计师的不二人选吗?可能没有那个职业会比他们更了解人体骨骼结构咯,他们裁剪出来的衣服,肯定是完美无瑕。然后我就在想,我如果不做软件行业会做什么呢?或许是图书管理员吧,优化各种类书籍之间的存放和查找,也更可以清晰自己对系统化和模块化的分工云云,说笑罢了。

然后最近便接触到了熵的概念,一个来自于物理学的名词,那些在能量转换过程中浪费掉的、无法再利用的能量称为熵。然后便有自己的房间不去整理也会由有序变成无序,但是我们把一切活动技术化、条理化,而结果只是加快了能量转化和熵的过程。哇,我感觉世界观受到咯极大的冲击,那些我们看似很理想的环境,只是把熵转换到咯我们看不见的地方,而这些混乱,积压多咯就会濒临崩溃的边缘,不管是人们的精神层面,还是物质的固有状态。

我开始有些不知所措,但是一觉之后我便将这些抛在了脑后,毕竟睡觉和早饭才是本体。

几天之后,我又被一个新的Websocket传输协议所唤醒,这个协议存在的如此低调以致于我现在才发现它,或许也是我功力尚浅。我仍想用HTTP邮递员模式去理解它,但是发现它不吃这一套,哇哦,我被新鲜的事物所吸引,好像快点和它做朋友,听听他身上有趣的故事。然后我在阮一峰老师看到咯我能理解的一套说辞,并加上自己的理解搞成一套冰箱模型(我也不知道是在那里看到咯冰箱的字眼),来理解咯轮询,长轮询和WS的意思。

炎热的夏天,我呆在家里等着妈妈买水果回来放进冰箱,但是我不知道妈妈什么时候会回家,所以我过一会儿就要跑出去打开冰箱看看有没有水果,没有的话就乖乖回到自己房间,然后过一会儿又重复前面的动作。这时候我就在“轮询”冰箱有没有水果。但是我知道这样不好,我比较偷懒,索性就一直打开冰箱,坐在冰箱前面守着妈妈买回来水果,这时候我就在“长轮询”冰箱里有没有水果(妈妈一定会骂我为什么要一直开着冰箱,这样超级占她冰箱的资源)。后来,我还是回到自己的房间,没有跑出来开冰箱门了,这时候妈妈给我打了个电话说她把水果放到冰箱里啦,我很开心的跑出来打开冰箱,发现了好多水果,这时候我便“WS”了冰箱里有没有水果,很开心。

我觉得开冰箱模式比快递模式有趣多咯,但是很多人并不喜欢冰箱模式,但是不存在的,在不久的将来,肯定会有很多人去开冰箱的,而且是只开一次冰箱。

最近学习了很多东西,对SOAPREST协议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,解决手机H5背景音乐不能自动播放的问题,捣鼓出了在Linux系统下搭建了一个Jenkins环境,正在研究它的使用,又买了一个域名wangbo.link(怕到时候买不到咯呢),管它的先屯着。微博使用咯Stylish插件美化咯一下看起来清爽多啦。最近新出的粉红色可乐一直没有机会去喝,想了想还是不去啦。手抓饼大叔好久没有来过咯,很想念他番茄沙拉酱的手抓饼味道。

“世间好物不坚牢,彩云易散琉璃脆。”嗯,怕还是要去跑个步哦。

Bobby 2017.5.22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