怎样保存instagram上的照片?

小伙伴们都知道,大家饭的爱豆喜欢在instagram发些照片,那么每次看到喜欢的爱豆发的照片我们都想存下来,但是无赖手机上莫法保存图片就只能截图了,那么怎样保存instagram上的照片呢?今天我就给大家分享一下我的方法。

当然,我们也知道instagram是被墙了的,首先第一步就是要解决搭梯子的问题,这个的话手机上我是用的自由门,是免费然后简单粗暴的一个应用,不用配置乱七八糟的东西,一个按钮,点击就用,很皮。电脑上的话东西就多了,可以用ss,但是我自己是改的hosts文件,可以百度一下老Dhosts,也是简单粗暴,点击就用,也很皮。

那么墙的问题解决了,回到正题,我们来说下怎样 保存图片,首先我们要分析一下保存图片这个原理,简答来说就是要找到图片保存的地址,手机上操作比较麻烦,这个地址被屏蔽了的,那我们只好从电脑上搞(毕竟浏览器上好弄些),首先我们先搭好梯子,然后打开ins的网站。


现在我们看到了一张GD发的图片,我们很喜欢,然后去保存它,当然我们这里可以很粗暴的Ctrl+S保存全部网页内容,这样图片什么的也全部保存下来了,很皮,但是我们不这样还可以更针对一点。

这时候我们F12打开控制器,然后再Ctrl+F呼出搜索框,在框里搜索jpg,当然第一张肯定是显示的GD的头像,我们点击查找下一个,就出现了这张照片的真实地址,然后我们把地址复制在新的窗口打开,再右键另存为图片,完美,GD这张图片就存下来咯,很皮,很简单蛤。

盖茨的紧身衣

文/王小波  发布于1996年《中华读书报》

比尔·盖茨在《未来之路》一书里写道:随着现代信息技术的发展,工程师已有能力营造真实的感觉。他们可以给人戴上显示彩色图像的眼镜,再给你戴上立体声耳机,你的所见所闻都由计算机来控制。只要软硬件都过硬,人分不出电子音像和真声真像的区别。可能现在的软硬件还称不上过硬,尚做不到这一点,但过去二十年里,技术的进步是惊人的,所以对这一天的到来,一定要有心理准备。

光看到和听到还不算身历其境,还要模拟身体的感觉。盖茨先生想出一种东西,叫做VR紧身衣,这是一种机电设备,像一件衣服,内表面上有很多伸缩的触头,用电脑来控制,这样就可以模仿人的触觉。照他的说法,只要有二十五到三十万个触点,就可以完全模拟人全身的触感——从电脑技术的角度来说,控制这些触头简直是小儿科。

有了这身衣服,一切都大不一样。比方说,电脑向你输出一阵风,你不但可以看到风吹杨柳,听到风过树梢,还可以感到风从脸上流过——假如电脑输出的是美人,那就不仅是她的音容笑貌,还有她的发丝从你面颊上滑过——这是友好的美人,假如不友好,来的就是大耳刮子——VR紧身衣的概念就是如此。作为学食品科技的人,我觉得还该有个面罩连着一些香水瓶,由电脑控制的阀门决定你该闻到什么气味,但假若你患有鼻炎,就会觉得面罩没有必要。总而言之,VR紧身衣的概念就是如此。估计要不了二十年,科学就能把它造出来,而且让它很便宜,像今天的电子游戏机一样,在街上出售;穿上它就能前往另一个世界,假如软件丰富,想上哪儿就能上哪儿,想遇上谁就能遇上谁,想干啥就能干啥,而且不花什么代价——顶多出点软件钱。到了那一天,不知人们还有没有心思阅读文本,甚至识不识字都不一定。我靠写作为生,现在该作出何种决定呢?

大概是在六七十年代吧,法国有些小说家就这样提出问题:在电影时代,小说应该怎么写?该看到的电影都演出来了,该听到的广播也播出来了。托尔斯泰在《战争与和平》里花几十页写出的东西,用宽银幕电影几个镜头就能解决。还照经典作家的写法,没有人爱看,顶多给电影提供脚本——如我们所知,这叫生产初级产品,在现代社会里地位很低。在那时,电影电视就像比尔·盖茨的紧身衣,对艺术家来说,是天大的灾难。有人提出,小说应该向诗歌的方向发展。还有人说,小说该着重去写人内心的感受。这样就有了法国的新小说。还有人除了写小说,还去搞搞电影,比如已故的玛格丽特·杜拉斯。我对这些作品很感兴趣,但凭良心说,除杜拉斯的《情人》之外,近十几年来没读到过什么令人满意的小说。有人也许会提出最近风靡一时的《廊桥遗梦》,但我以为,那不过是一部文字化的电影。假如把它编成软件,钻到比尔·盖茨的紧身衣里去享受,会更过瘾一些。相比之下,我宁愿要一本五迷三道的法国新小说,也不要一部《廊桥遗梦》,这是因为,从小说自身的前途来看,写出这种东西解决不了问题。

真正的小说家不会喜欢把小说写得像电影。我记得米兰·昆德拉说过,小说和音乐是同质的东西。我讨厌这个说法,因为好像这世界上没有了音乐,就说不出小说该像什么了;但也不能不承认,这种说法有些道理。小说该写人内在的感觉,这是没有疑问的。但仅此还不够,还要使这些感觉组成韵律。音乐有种连贯的、使人神往的东西,小说也该有。既然难以言状,就叫它韵律好了。

本文的目的是要纪念已故的杜拉斯,谈谈她的小说《情人》,谁知扯得这样远——现在可以进入主题。我喜欢过不少小说,比方说,乔治·奥威尔的《1984》,还有些别的书。但这些小说对我的意义都不能和《情人》相比。《1984》这样的书对我有帮助,是帮我解决人生中的一些疑惑,而《情人》解决的是有关小说自身的疑惑。这本书的绝顶美好之处在于,它写出一种人生的韵律。书中的性爱和生活中别的事件,都按一种韵律来组织,使我完全满意了。就如达·芬奇画出了他的杰作,别人不肯看,那是别人的错,不是达·芬奇的错;米开朗琪罗雕出了他的杰作,别人不肯看,那是别人的错,不是米开朗琪罗的错。现代小说有这样的杰作,人若不肯看小说,那是人的错,不是小说的错。杜拉斯写过《华北情人》后说,我最终还原成小说家了。这就是说,只有书写文本能使她获得叙事艺术的精髓。这个结论使我满意,既不羡慕电影的镜头,也不羡慕比尔·盖茨的紧身衣。

背单词枯燥?什么才是你的精彩呢?

“为救李郎离家园,谁料皇榜中状元,中状元 着红袍,帽插宫花好啊,好新鲜~”
我是Bobby,想和大家分享一下一个WebVR相关的经历。最近在弄一个全景图项目,效果的话就是要把全景图在网页上展示,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。大概就像这样


然后就开始动手做咯噻,然而我第一次弄出来的是这样的。我的天是不是不能忍?是呀,这不是一拖翔嘛。。而且这个翔还随着坐标原点转动着。。但是仔细一看,这翔上有东西呢。其实场景是渲染出来了的,只不过渲染到错误的物体上咯。搜咯一下,这翔有名称的,叫环形节,而且它表面的材质是金属的。我们要渲染的场景要么是球体,要么是正方体,不会是这翔。。材质的话 基本材质就可以了,因为要把图片贴在其表面,也不需要光源,所以搞定。

图片
场景这块搞定,但是还有个问题,就是相机的设定还有怎么实现vr。这块的话,我也是找咯好多的资料,很多是英文的,还有一个还是日文。。没有办法,只有去记和理解这些个名词的意思和作用,然后就回到咯我们背单词的话题上,蛤蛤。英语真的很重要,这是我搞这个模型后体会到的。我随便贴一段吧,关于这一块的话,你要去深入理解的话,英语原文才是最吼的。图片
那么回到主题了,如果说背单词写代码枯燥的话,那么什么才是精彩的呢?食堂的大妈每天打饭不枯燥么?学校的保安每天看监控不枯燥么?校门口的手抓饼老板每天做几百个手抓饼不枯燥么?所谓的枯燥,都不过是在给心中的美好的规划愿景铺路罢了。大部分人不是含着资源出生就可以住理想国的,只有这些努力的枯燥,才能慢慢编制你的美好愿景,而不是抱怨。
“为救李郎离家园,谁料皇榜中状元,中状元着红袍,帽插宫花好啊,好新鲜~”
共勉 Bobby
2016.12.17